你给的爱像毒药小说主角顾义虔程霏全文免费

你给的爱像毒药

龟宝宝

字数:0.77万字

阅读:7977 已完结

加入书架 开始阅读
8504 300 0票 推荐票
小说简介
你给的爱像毒药小说是由龟宝宝倾心创作的小说,红日小说网提供全文在线阅读。讲述了:程霏和顾义虔认识十六年,当了他十六年的眼睛,三年前的那场意外,让这份感情蒙上了一层阴影……
顾义虔 程霏
免费阅读
“如今靳砚昏迷不醒,等着氧气救命呢!姐姐,你说我身为他的秘书,是救,还是不救呢?不如你咬掉自己的两根手指,来换我救他吧?”

牢房外,一个穿着昂贵的高定连衣裙的女人,用手机播放完一条病房内的视频,对牢房内佝偻着脊背的女人讲道。

甜美的声音,听不出一丝残忍,但牢房内却很快充斥了浓烈的血腥味儿。

因为那个瘫坐在地上,散乱着头发,连模样几乎都看不清的女人,把皲裂的手指放进了口中,自己硬生生咬断把食指从第二节骨结处,咬断了。

吧嗒一声,血糊糊的断指掉在了地上。

蓬头垢面的女人,额上冷汗如雨,可她却紧咬着牙,一声都没吭。

“姐姐真懂事,还知道不惊扰狱|警,但是还差一根呢?”衣着光鲜的女人,掩着脸上得意的笑,对匍匐在里面的人讲道。

牢房内血腥味越来越重,陆绾绾断指的手止不住地颤抖,但她还是像被蛊惑了一样,张着干涩的唇对外面的人问。

“你真的……会如约放过靳砚吗?”

“当然,只要你再咬一根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粗嘎难听的声音再次响起,陆绾绾把右手的中指,又放进了口中。

十指连心,撕心裂肺的疼痛再次传来,疼的陆绾绾大脑阵阵昏眩,但她还是拼进全身的力气,在骨结处,把中指又咬断了。

血腥味儿冲的她嗓子发苦,她难受地咳嗽着,把第二节断指吐了出来。

外面的女人终于发出爽朗的笑声,然后又用只有她们两个能听到的声音,对她讲:“姐姐不要失望,今晚我还给你准备了大礼,是个男人呢!”

女人走了,陆绾绾抱着断指的手,抽搐着倒在了冰冷的地上。

陆雪菲用靳砚的生命威胁她,就是想看她受辱,所以她不能声张,只能忍着。

炎热潮湿的牢房里,断指处溃烂的很快,在加上长期营养不良,她的额头昏昏沉沉地烫起来,意识也在逐渐抽离。

弥留之际。

陆绾绾看到天黑了,一个魁梧的男人走了进来,不知是不是产生了幻觉,她竟觉得那人像靳砚。

他用猩红的眼睛瞪着她,像只要吃人的猛兽,然后他真的沉下来吃了她。

撕心的疼痛,瞬间啃噬了陆绾绾的神经。

是死前产生的幻觉吗?

竟然把陆雪菲派来侮辱她的人,当成了靳砚,而且还像第一次那样疼……

可对方真的太像靳砚了,她痴迷地看着他,连眼眶湿了,都舍不得眨一下。

“阿砚……”

她身上的男人,听到她声音似乎顿了一下,但接下来的动作却更狠了。

……

第二日。

金丝绒的窗帘透过外面明媚的阳光,照到陆绾绾的眼皮上,纤长的睫毛颤了颤,她用手去挡光。

金黄色的阳光从纤细白皙的指缝里露出,陆绾绾看到自己完好的手指,突然间惊坐了起来。

四周装饰高档的墙壁,绚烂璀璨的吊灯,欧式的窗帘相继映入她的眼眶,陆绾绾的瞳孔不觉紧缩起来。

不是监狱!

反而像以前她和靳砚的婚房……

这房子不是已经被烧掉了吗?怎么会又出现了,昨夜侮辱她的人呢?

还没回过神,房门又被人蹑手蹑脚的推开了,一个连衣裙几乎短到大腿底的女孩走了进来。

“姐姐,昨天晚上靳砚哥哥没对你做什么吧……”

再次看到昨日羞辱她的人,陆绾绾的眼眶几乎瞪裂了。

陆雪菲,她竟然还敢出现在自己面前!

“姐姐,我们不是说好的,等靳砚哥哥吃了你下的药,你就给我打电话的吗?你怎么能不按照计划来呢?”陆雪菲看着羽绒被旁,大片大片带着痕迹的肌肤,眼底跟着就藏起了恼恨。

陆绾绾脑袋里原本乱糟糟的,但熟悉的话,熟悉的场景,却让她整个人突然像被雷击中一般。

这房间这情形,不是当年她给靳砚下药,想害他婚内出轨借机离婚,却被靳砚察觉后的场景吗!

难道……她重生了!

“姐姐,你到底还想不想离婚了?现在计划全被你打乱了,离婚的事不知道又要被耽搁多久,真是麻烦!”陆雪菲见陆绾绾不说话,心里更是抱怨。

“要不然……姐姐你假装割腕自杀算了。”

“割腕?”

陆绾绾听到陆雪菲,又讲出和前世一模一样的,撺掇她自杀的话,眸子蓦地一眯。

她真的重生了,重生到了和靳砚离婚之前!

“姐姐,你觉得我这个提议怎么样?到时候靳砚哥哥看到你情愿死,也不愿意跟他在一起,说不定就同意和你离婚了。如果他还是不同意,就说明他根本不爱你,你刚好可以用这个借口逼他离婚。”陆雪菲答着陆绾绾的话,看似衷心的建议道。

听到陆雪菲的话,陆绾绾静静地看着这个爸爸收养来的妹妹,前世却害的靳陆两家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,心里的恨意几乎将她淹没。

尤其是想到,前世陆雪菲让她自杀后做的事,锁上了浴室的门,还不准静园的下人靠近她的房间,想让她假戏真做,弄死她,她的心就冷的像刀子。

“嗯,挺好的,我去浴室准备自杀的事,你先打电话给靳砚吧。”

既然真的重生到了给靳砚下药的第二天,那昨晚的男人,肯定是靳砚!

她现在真的迫不及待地想见到靳砚,前世她欠靳砚太多了,这一世她只想用尽一切办法地待他好。

“姐姐,打电话的事情不能急,我们得算好时间,而且自杀得像一点,虽然不能割的太深,但也不能没有伤口,我怕你不会,不如……”陆雪菲很有技巧地讲着话。

“我有分寸,你去打电话就好!”陆绾绾冷冷地打断了陆雪菲。

但讲完才发现,她的情绪似乎太明显了,所以又补充道:“昨晚我被靳砚折腾了一晚上,太累了,我休息一下会割的。”

“折腾了一晚上”如此含义丰富的字眼,传到陆雪菲耳中,阴鸷之色在她的眼底一闪而逝,她咬着唇说:“那姐姐你再仔细考虑考虑,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。”

陆绾绾看着陆雪菲不甘离去的背影,起身下去锁死了卧室的门,跟着就进了浴室洗澡。

温热的水冲洗着身上的疲倦,陆绾绾的心脏忍不住鲜活地狂跳起来。

她竟真的活了过来,既然活了,这一世她一定和靳砚好好在一起,她得把自己最好的一面留给靳砚!

但陆绾绾等了一天,也没等到靳砚回来。

等到晚上,她饿的受不了,她才不得已从房间出去。

她实在想不通,明明前世靳砚晚上回来了啊,这一世怎么就和前世不一样了呢?

目录